凌晨两点开始劳作,一年烧柴火十万斤

夫妻豆腐坊香飘18年

   时间:2020-04-21 08:47:12

豆浆.jpg

满满的豆浆倒入大缸中,在浓郁的豆香中,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,许明辉夫妇收获了自己的幸福感。


  本网讯十堰晚报 文、图/记者 张婧)在记忆的深处,有一种熟悉亲切的味道,叫家乡的豆腐。张湾区柏林镇陈庄柴火豆腐坊,远离尘世嘈杂,在悠然静谧中,一对善良淳朴的夫妻用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坚守,传承并诠释工匠人的精神。他们做出来的柴火豆腐,白中透着金色,味道纯正,口感清爽有韧性。


  一干18年,坚持柴火豆腐老工艺


  近日,记者来到陈庄豆腐坊采访时,只见房间里一片白茫茫,分不清是水汽还是烧柴的烟雾。泡豆、打浆、滤浆、蒸煮、入模、挤压、翻板、切块……许明辉、刘传凤夫妇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工序,一丝不苟,配合默契。


入磨.jpg

入模、挤压是个技术活也是个体力活,一般都是丈夫许明辉干。


  今年许明辉57岁、刘传凤54岁,他们从师傅手上接过这个柴火豆腐坊,已有18年。两口子将柴火豆腐的传统工艺传承下来,靠着这门手艺养活全家四口人。

  凌晨两点多,夫妻俩起床洗漱,打开豆腐坊大门,开始劳作。周围一片漆黑寂静,只有这里亮着灯。一口大缸,一口直径1.2米的大铁锅,一次放入将近50斤的干黄豆。二人分工明确,许明辉主要负责磨豆、煮豆浆、滤浆、压豆腐,妻子刘传凤负责烧柴、烧水、切块等,两人动作麻利,衔接有序,所有活儿一气呵成。

  3小时后,第一锅豆腐出炉,已是清晨五六点钟。看着豆腐送上早市,两口子的心里踏实了,解下围裙,坐着歇一会儿,简单下碗面条,开始吃早饭。

  老话说“世上三行苦,撑船、打铁、磨豆腐。”做豆腐的过程,繁琐而劳累。这些年来,夫妻俩每天凌晨两点开始干活,忙到凌晨五六点,供应早市。上午休息一会儿,下午3点继续做豆腐,供应晚市。不论严冬还是酷暑,都阻挡不了夫妇俩凌晨劳作的脚步,这些年来,两人几乎没有完整休息过一天。


  腰酸背痛,在忙碌中收获幸福感


  说话间的工夫,柴灶上铁锅里烧制的豆浆煮好了。“姑娘,莫嫌弃我们,尝尝刚做出来的豆浆,味道可好了,外头喝不到!”朴实热情的刘传凤盛了一碗豆浆递给记者,还细心地撒了白糖。

  盛情难却,记者接过碗来,和平时喝的杯装豆浆不同,这碗豆浆呈米黄色,非常黏稠,端近一闻,有一股浓郁的豆香,入口细腻香甜。

  采访当天正逢大雨瓢泼,记者走到豆腐坊时,鞋裤淋湿大半,这一碗热乎乎的豆浆下肚,真是暖胃又暖心。虽然现代工艺能流水线般地快速做出大量豆制品,但许明辉夫妇仍然坚持传统的柴火豆腐工艺,一年光柴火就要购买十万斤。“许多在外做生意的人,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豆腐。经常有返乡的十堰人,专门赶到我们这儿预订柴火豆腐。目前,我们的货主要供应城区超市、饭店,还有人想吃,但我们就两个人,忙不过来。”刘传凤说。


翻板.jpg

最后一道工序——翻板,此时他们已经忙碌了三个小时。


  长期在潮湿的豆腐坊劳作,两口子经常感到腰酸背痛。对于这门手艺,许明辉坚定地说:“等我们年纪大了,做不动的时候,孩子肯定要回来接班。这门手艺,师傅传给了我,要是在我手上失传,太可惜了。”

  一天下来,夫妻俩能制作三四百斤柴火豆腐。前段时间疫情防控严格,为保证市场供应,两口子一天做七八百斤豆腐,累坏了。“很多人习惯吃柴火豆腐,我们不做,人家吃不到嘴,该有多着急啊!每年春节前后,是我们最忙的时候,经常有人把我们做的豆腐带到武汉及安徽、浙江,专门送给同事朋友吃!”刘传凤自豪地说。

  每天的繁忙,让夫妇俩的生活节奏很快。专注做一件事,依靠自己双手创收,做出的豆腐供不应求,让他们收获满满的幸福感和成就感。



(编辑:李珊)


二维码